位置:首页 > 教师专区 > 教师文苑
黄泓:我不是一个爱花之人
发表时间:2018-07-31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春节我和女儿去海上乐园玩,里面有个小型画馆。我是一个不懂欣赏画的人,却被一副水墨梅花吸引。画中的红梅枝条交叉,枝干遒劲,苍老如铁,雄浑苍劲,上面缀满粉色或白色的蕾,还有一些绿色的小嫩枝。盛开的梅花热情奔放,半开的娇羞可爱,花蕾馨儿饱满圆润……焕发出一种古朴的风情。望着它,我又念起爷爷,念起雅宁山庄那两棵梅花树。

我不是一个爱花之人,独爱粉红寒香梅花,只因此花含有爷爷的情怀。爷爷山庄中那两棵梅花树,枝头不是很高,杆不是很粗,可是一到冬天,粉色梅花就会不顾寒冬迎着霜斗着雪盛开着。那么坚强,那么鲜艳。纤细的花蕊,急切地向外生长着,张望着祥和幽静的雅宁山庄。粉色的花瓣紧紧地依偎枝干,远远望去就像天边的霞。粗糙的枝干点缀着朵朵红点,就像爷爷粗糙的泛着红光的皮肤。那一时刻,山庄暄香远溢,暗香浮动。若有若无浮动在空气中,盘旋竹林而出,形成咱雅宁山庄独特的气韵。山庄氤氲在梅花的香气里,幽幽的、淡淡的,步入其间让人心旷神怡。梅香沾襟染袖,萦身绕体,自己也许没有意识地感受着,但梅香已随你悠远。是的,爷爷山庄中这种香气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里,融入了我的血液里,成为我人生永远不能忘怀的念想。

民国时期爷爷是台湾的艺术教师。新中国成立后,爷爷带着对亲人的牵挂、对祖国大陆的眷念,毅然放弃了台湾优厚的待遇,决然回到母亲的怀抱,回到亲人的身边。在山庄种下了一株梅花,让雅宁山庄成为“雅墅入胜翠竹自然秀,宁径通幽黄花分外香”。文化大革命爷爷被污为国民党的残渣余孽,学生当众殴打侮辱,公开批斗游街跪玻璃渣、坐地鼠……关在牛棚里,同室人都在唉声叹气悲叹命运的不公,遍体鳞伤的爷爷面带笑容对窗唱: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爷爷的梅花在雪花飞舞的寒夜里,在坚定的歌声中,开得灿烂,香得更悠远……

《病梅馆记》中曾这样描写梅花:“梅以曲为美,直则无姿;以攲为美,正则无景;以疏为美,密则无态。”然而,爷爷庄中的梅树其枝虬曲,苍劲嶙峋,风韵洒脱,梅树枝条清镢明晰,不仅有曲、攲、疏之奇,更有一种饱经沧桑、威武不屈的阳刚之美。先前,爷爷总喜欢在月明星稀、空灵澄澈之夜在梅树下饮茶品诗。此时此刻,望墙上墨梅图,我似乎又见爷爷又在庄中梅树下摇头晃脑的吟诵——“闻道梅花坼晓风,雪堆遍满四山中。何方可化身千亿,一树梅花一放(黄)翁。”

在儿时的记忆里,爷爷是有着一把大剪刀。那剪刀神奇、超级无敌。绑在长长的竹竿上,再接上一条粗绳子,一拉绳子自动化般地剪下高高挂在枝头最美的梅花。梅枝在风中颤了颤,从树上飘落不少粉的梅花花瓣,断断续续飘落着粉的身影,飘散着迷人的香气,如梦幻般美丽。就这样粉红便成为我一生最爱的颜色。春节前,爷爷总会在小镇街头卖果蔬花卉。唯有梅花,数分钟就被顾客们一抢而空。就这样爷爷庄中的梅花就走进千家万户,梅香便萦绕在整个小镇中。现在想来,爷爷那时不是卖花,他是十分珍爱梅花的,是要把雅宁山庄的梅香带入小镇的每一个角落,用梅香让小镇辞旧迎新。有一回,我要挑选一枝最美的梅花去拍全家福,可爷爷只给了小小的一枝。我无法理解,一整天耷拉着脑袋闷闷不乐。如今每每看见那照片,心心念念的那枝梅花,才理解当年我是多么的幼稚。只是梅花此后越来越成了我心中最美的花。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祸福旦夕。读高三时,爷爷从岸边意外跌落在他最爱的庄园里,庄园成为他人生最后的归宿地。这也许是天意。爷爷走后,梅花依旧年年开。人走花还在,只是思念如花永远在。

今春,望梅树忆梅图念亲人。爷爷和他的梅花树仍鲜活的活着,活在我的生命里,就像这新年,一直未曾离开,爷爷也不曾离去。


 
上一篇:刘文芳:骨上的花朵
下一篇:刘燕明:最美的风景在脚下 最好的课堂在路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