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教师专区 > 教师文苑
谢先群:感受母爱(外一篇:父爱无言)
发表时间:2018-04-13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母爱这个字眼在很多人的笔下得到过升华。今天接到母亲的电话,我突然也想写一点母亲的什么,当然不是想和前人比较。论文笔,我很稚嫩;论才情,我不具备,想写下来只是一种突然的感悟而已。
母亲为我们姐妹三人劳累了一辈子的结果是落下一身无法根治的病。颈椎病引发头疼,因为头疼不断,每晚睡眠都不好;腰椎病引发双腿疼,走路两腿像是在地上拖一样。再加上一双手因粗重的劳作而长满老茧,一到天冷就冻裂好几道口子,可以说身子骨再无完好之处。可即使是这样,她还坚持种着十二亩地,为的只是不想增加我们姐妹几人的负担。后来我的工作调到省外,离她更远了,可能她心里觉得更没了依靠,就又捡来三亩地种上,好为以后养老存点钱。

母亲的腰和腿终年都受病痛折磨,到了农忙季节,为了不耽误农事,就会隔两天到街上打一针,好减缓疼痛。打完针又继续下地干活。
回想着还在湖北工作时,有一次,母亲拖着疼痛的双腿,从家里为我背来一床刚弹好的棉被,外面已经套好了被套。
您腿疼干嘛还跑这么远?我要的话回家拿就好了!
天气冷了,你的棉被太小,盖着会冷。你身子又弱,一感冒就咳嗽,好久都不见好,所以就给你送张厚的来。”母亲笑着说:“是今年新收的棉花哦,暖着呢!地里的活都干完了,在家也没有事……”母亲不停地说着各种理由,实际上是庄稼人做惯了闲不下来,更因为母亲想看看自己的女儿。我们姐妹三个,当时大姐在浙江,二姐在武汉,只有我在镇上,离家最近,母亲有什么东西都不忘记给我拿点来,把对另外两个女儿的牵挂都放到了我的身上。如今,我却成了离她老人家最远的一个。
因为要赶着去上课,母亲没有多做停留就回去了。望着母亲因常年劳作而有些佝偻的身影,眼眶一阵湿润--
生活在现今社会的我们,被浓重的商业化气息包围,就像是被捆绑在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上。但当我们去体察他人的情感世界的同时,更不要忘记去品味自己的情感世界。人世间最难割舍的是亲情之中的母子情。不知不觉中我们是否疏远了那份情感?
母亲的牵挂是那样纯洁,无私,默然,如夜晚天空中的明月,柔静地照耀在儿女们心中,我们应该在日益空虚的心灵上补上关爱和情感的补丁。
感谢母亲!

父爱无言
写出一篇有关母亲的文章之后,好像应该再说说父亲。说实在的,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写。
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平凡,普通,忠厚,脾气火爆而且有点专制,发起脾气来声大如雷。小时候的我怕他怕得要命!在我的印象中,父亲的那双大手除了干活以外,另一个作用就是打人,而且那双手尽是招呼我们的脑袋。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重重地拍在我们头上,脑袋就一下子嗡嗡作响,好像有千万只苍蝇在头上飞一样,一下子就感觉麻木了,即使疼得要命,可我们从来不敢躲开。因为,我们都十分清楚,以父亲的脾气,只要谁在他下手打人时躲开了,必定不会有好果子吃。成年后,我们几个常笑着对父亲说:我们生得这么笨,全是您小时候把我们打成这样的。
记忆中,总认为父亲并不爱我们,因为他一直觉得膝下无儿是他一生的遗憾。所以我从没有感觉到父亲对子女的那种疼爱。小时候对父亲的感觉就是一个字--怕!
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我上师范。
有一次,父亲突然来到学校看我。头发、眉毛都被霜打成了白色还泛着许多细小的水珠--他是骑自行车来的。当时家里离学校坐车要摇晃二个多小时,骑车来那得要多久?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用自行车拖了几袋子自家种的荸荠来卖,专门为我送生活费来了。我想像不出他一个人从凌晨三四点载着几百斤重的货物,一路颠簸着骑到学校来是靠着一股怎么样的力量,我只知道,当时我的鼻子阵阵发酸。父亲却憨笑着说:没事,庄稼人有的是力气!
坐在父亲车后,我红着眼悄悄拂去他头发上的几点露水,这才发现他头上早生了白发……
如今,父亲已然年迈,也没有了年轻时的大力气,尤其是眼睛动过两次手术后,做事时更觉得力不从心。以前一袋一百多斤重的东西轻松拎起就走,现在总要人搭把手,期间还要喘上好几口气。毕竟岁月不饶人。
到现在我才真正感觉到父亲对我们的爱是无声的,他并不是不爱我们,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。
感恩父亲对我们姐妹无声地付出。


 
上一篇:谢礼传:轻扬青春航帆 怒放人生精彩
下一篇:江芬:凤梨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