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教师专区 > 教师文苑
杨圣云:控制情绪
发表时间:2018-04-09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张飞之死,其实很憋屈,他不是在战场上慷慨赴死,而是被自己的情绪杀死了。

听到好兄弟关羽被害,他抑制不住哀伤,血泪粘襟。随后借醉鞭打士兵,要他们日夜赶造兵器,想要马上为兄弟报仇。最后部下范疆与张达忍无可忍,只好趁张飞又再醉酒时,将他刺杀在军营里。没人否认张飞能力很大。但能力这么大的人,最后却得不到一个理想的结局。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人,其实能力再大也无济于事。

最该掌握的能力是控制自己。

现代跟古代当然不一样。古代的人优秀如张飞,不懂管理情绪至少还可以上沙场杀敌,只不过结局不一定好。现代不讲暴力讲脑力,如果让感性情绪控制了理性思维,有可能混下去都难。真正优秀的人,以做事为主,伤害大局的情绪摆在一边。控制情绪,才能成就最大的能力。

真正聪明人是怎样的?如果你是对的,你没必要发脾气;如果你是错的,你没资格去发脾气。这才是真正的智慧,可惜大多数人没有想透彻。

泰国有位传奇人物告诫:人只要脾气好,凡事就会好。人的一生都在学做人,学习做人是一辈子的事,没有办法毕业的。人生不管是士农工商,各种人等,只要学习就有进步。自信的人,不靠情绪表达自己能干的人并不是没有情绪,他们只是不被情绪所左右。“怒不过夺,喜不过予”,源于内在的自信与魄力。

《教父》里面有句著名台词:“永远不要让家族外的人知道你的想法。”情绪易于波动、喜怒轻易形于色的人,与其说是坦率,不如说是缺乏内心历练。老教父的大儿子桑尼违背了父亲的教条,冲动鲁莽最终被恶人射成马蜂窝。而小儿子麦克不动声色,凭借着自己的判断,在医院保护了父亲,在餐厅报复了凶手,甚至甘愿在离家万里的西西里隐藏经年。

在该隐忍的时候隐忍,在该爆发的时候爆发,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。再控制不住情绪,也要学着控制。林肯做总统的时候,陆军部长向他抱怨受到一位少将的侮辱。林肯建议对方写一封尖酸刻薄的骂信作为回敬。信写好了,部长要把信寄出去时,林肯问:“你在干嘛?”“当然是寄给他啊。”部长不解地问。“你傻啊,快把信烧了。”林肯忙说:“我生气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,写信就是为了解气。如果你还不爽,那就再写,写到舒服为止!”心里产生负面情绪,需要疏导发泄,像林肯就用了写信的方法。

中国古人的境界要高一点,比如像孔子,直接就是“恕”字待之,恕己恕人。做不到这么高境界,就找一件心爱的事倾泻所有情绪。

清代作家李渔的方法是写字:“予无他癖,唯有著书。忧籍以消,怒籍以释。”郑板桥更加直接。当他受官场挤压、郁郁不得志时,就提笔画竹。画完以后,心理舒坦了,画艺也越发纯熟,一箭双雕。

没有人天生就懂得控制情绪。真正能干的人,是时刻留意不要让自己栽在坏情绪中。

如何调整自己的负面情绪?

1、我不同意所谓的“忙起来就好了”这种解决方式。

因为但凡有点上进心的,未来的若干年只会越来越忙,不断被各种压力push到不行。如果只会用繁忙舒缓压力,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,会发现负面情绪无处不在,没有地方可以躲避。

2、记录生活中每一个自己感觉“温暖的”“开心的”片段。可以记在本子上,备忘录里,微博上,等等。比如,看到一个小男孩一边喝奶茶一边偷看小女孩;比如,手拉着手慢慢走的老爷爷老奶奶;比如,今天喝到的奶茶特别好喝,等等。每一天的生活总是有好有坏的片段,这才是生活的常态。学会记录这些片段有两个好处,第一是时间长了,会养成习惯去留意美好的事物。毕竟,心里的世界,往往是眼中的世界。第二是时常再回过头,看看自己所记录的这些。自己困难,难过,伤心的时候,这一切会再次温暖自己,治愈自己。自己记录的,才是最适合自己的。

3、 当负面情绪来临的时候,不要去害怕,也不要想着去挣脱。就像人不可能时时刻刻开心,同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很低落。每一种情绪都是平等的,生理正常的反应,我们不要歧视任何一种情绪,学会拥抱情绪。难过就难过咯,我现在一年哭的次数比以前少了,有机会能哭出来多开心啊,快快快,多哭点这次。开心愉悦的时候,我们会克制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去做好手头的事情。同理,负面情绪来临的时候,克制好自己,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。该吃吃该喝喝,工作学习按部就班,不要给别人添麻烦。把自己的切身利益和前途放在第一位,比如情绪太糟无心学习工作,这就是对自己的切身利益和前途不负责。

4、找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,释放情绪和压力的,自己真的喜欢做的事情。比如,你可以吃一个冰皮月亮蛋糕嘛;比如,你可以打开音乐,自己在床上蹦蹦跳跳嘛;比如,你可以在地上不断打滚翻腾大哭嘛。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喜欢的事情,他人的模仿借鉴过来没多大用。

人啊,都是靠不住的。安全感啊,都是要自己给自己的。所以,拥抱自己的每一种情绪,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的,学会处理自己的情绪。就会发现,哎呀,每天都过得还不错。

日子,这么过,总会还不错嘛。


 
上一篇:龚斐:人生最美是淡然
下一篇:谢国庆:教育,守住根本静待花开